击剑团体赛 中国剑客遭遇“无情剑”

admin 103 0

  9月27日,杭州亚运会击剑项目团体赛打响,男子团体花剑决赛中,中国队以38∶45的比分不敌韩国队,摘得银牌,中国重剑女团在半决赛中同样负于韩国队,收获铜牌。

  像蜗牛攀爬一根藤蔓,一步接一步,每次向上都得用尽全力。今天面对老对手韩国队,中国男子花剑队就是这只努力的蜗牛,一剑一剑抠出胜算,却在即将登顶时,被对手挑落在地。

  当由奥运冠军孙一文领衔的中国重剑女团无缘决赛后,夺金的希望就落到中国男子花剑队身上。这支由征战过里约奥运会的老将陈海威和许杰、吴斌、曾昭然3名年轻选手组成的队伍,刚在半决赛中以45∶44的比分绝杀日本队,决赛亮相,士气如虹。

  金牌战的对手是熟悉的韩国队,陈海威率先登场,面对0∶2落后的开局。老将的经验很快派上用场,他连追4剑,以5∶4的比分实现反超。之后,中国队保持着对韩国队的压制态势,一度建立起5剑的领先优势。可凭借十足的韧劲,韩国队許埈连中6剑,让形势骤然胶着,有近10分的区间,双方处于交替领先。第8局,中国队小将吴斌连丢两剑,单局以3∶7的比分落败,让总分变为36∶40。此后,陈海威未能力挽狂澜,奇迹也没有发生。

  “我们经常和日、韩交手都是互有胜负,但这次是在家门口比赛,最后就差一步比较可惜。”赛后,陈海威主动把失利归咎于自己,“分差被拉大后,我自己也没有处理好,很想去争冠军,着急追分,以至于结果比较遗憾。”2014年仁川亚运会上,陈海威获得了团体银牌和个人铜牌。时隔9年再战亚运会,他本想赢得金牌,可个人项目决赛遇到处于巅峰状态的中国香港选手张家朗,他只能屈居亚军。而团体项目上,再次与金牌差之毫厘。

  但在陈海威看来,失败和胜利对运动员的成长同样重要。和许多从小就练习击剑的运动员不同,他13岁才接触这项运动,这让他在早期的比赛中时常败给比自己小几岁的选手,心脏就是从那时开始学会坚韧。坚持换来了“2017年全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”的高光时刻,也带来了因伤休整而错过雅加达亚运会及东京奥运会的巨大失落。再回赛场,陈海威对击剑的感情已经撇清了杂质,“我觉得比赛应该是给人带来快乐的,而不是说一味地去追求一些结果。”

  “在亚洲,中国、日本、韩国和中国香港等几支队伍的水平非常接近,比拼的就是临场发挥,谁能抓住变化就离胜利越近。”陈海威坦言,这些经验往往需要靠比赛积累,因此,对于年轻的队友们,经历失利并非坏事,“他们以后还有很多机会,这些失败的经验也许会让他们之后的路能走得更长远。”

  东京奥运会后,中国击剑队处于新老交替阶段,参加亚运会的选手当中,有四分之三都未在东京奥运会出战,因此,亚运会便成为队伍在巴黎奥运会备战期锻炼年轻选手、检验实战能力的重要机会。而作为“定海神针”的老将,还得以老带新,帮助年轻人成长。

  在由孙一文、许诺、施悦馨、唐君瑶4人组成的中国重剑女团中,孙一文有3次亚运会经历,且她还是中国击剑队征战杭州亚运会阵容当中唯一的一名奥运冠军,因此,在个人项目和团体项目上,她都被寄予厚望。

  可实际上,孙一文正在克服年龄和伤病的双重考验,“作为老将,和年轻选手相比,我的体能恢复变慢了,如果给我们同样的训练量,我能完成,可第二天大家的状态就会有些不一样。”但她补充说,自己的优势在于经验更加丰富,在场上打法更加老到,这也是能帮助年轻选手成长的地方,“第一次参加亚运会,有两个老运动员在,我当时的心态就是不要给团队丢分,不要在自己这边失误,但这次,我不光是要自己打好比赛,还要从生活、赛场等各个方面去告诉队友,什么时候该怎么做。”

  实际上,孙一文第三次站上亚运会赛场并不容易。东京奥运会夺冠后,她因伤病缺席了2022年的击剑亚锦赛和世锦赛,今年恢复训练后,她在7月进行的米兰世界击剑锦标赛中夺得女子重剑个人赛铜牌,首次摘得世锦赛个人项目奖牌,才让她恢复了回到赛场的信心。

  但随着中国重剑女团今天无缘决赛,孙一文的杭州亚运之旅也宣告结束。赛后,在个人项目上也没有斩获的她表示,这是自己最后一届亚运会。但可喜的是,她仍会坚持征战巴黎奥运会,“明年,我希望能够站上领奖台。因为击剑这个项目,特别是女子重剑,据我了解,只有一个人获得过两次冠军,两三个人连续两次站上过领奖台。我觉得我还能再继续打一打,希望突破一下自己。”

  本报杭州9月27日电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梁璇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标签: 中国 香港 日本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