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猪被调出“三有”保护动物名录 不意味着能随意捕杀

admin 142 0

  野猪为何被调出“三有”保护动物名录

  专家:仍然存在生态价值、科研价值 不可随意猎杀

  7月3日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,国家林草局近日公布新调整的《有重要生态、科学、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》,在部分地区致害严重的野猪已被调出名录。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自然保护研究所研究员金崑表示,野猪这个物种已不存在生存威胁,很多区域种群数量过高,符合调整基本原则。

  对当地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不利影响

  目前全国31个省份中28个有野猪分布,其中26个省份的857个县(市、区)存在野猪致害,对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不利影响,且这一趋势日益严重。从有利于社会发展和群众生活的角度看,有必要将野猪调出名录。

  江西环境工程职业学院、江西井冈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多名工作人员于2022年联合发布的论文介绍,在国内,随着我国环境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强,禁止猎捕、天然林保护工程和退耕还林等政策的有效实施,加上天敌数量较少,野猪繁殖速度较快,从而造成了我国一些地区的野猪种群数量迅速增长,导致人与野猪的矛盾愈加恶化。研究人员通过对江西省崇义县的调查得出结论,崇义县野猪危害事件频发的月份是 7至10 月和12 月至翌年 2 月,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与农作物的成熟时间息息相关。当地受野猪危害的农作物最多的是红薯,其次是水稻、大豆、玉米、毛竹、脐橙和芋头。此外,研究人员发现野猪还会伤害鸡鸭等家禽。

  除了农作物受损,近年来多地还报告了野猪导致人员伤亡的情况。甘肃省陇南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工作人员何小凤等2021年发布的论文《甘肃省陇南山区野猪危害现状及防控对策》中介绍,2016至2020年陇南发生野猪致人伤亡事件17起,伤亡19人,其中死亡12人,受伤7人。2022年1月27日,辽宁省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发展中心通报称,新宾县红升乡关家村发生野猪伤人事件。一头300余斤重的野猪闯入村内攻击村民,致使3名村民受轻伤。

  从名录中“除名” 不意味着能随意捕杀

  野猪被移除出“三有”保护动物名录,是否意味着人们可以随意猎杀野猪了呢?

 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专家组成员、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资源学院院长张明海告诉北青报记者,近年来,国家和公众对于野生动物、生态环境的保护越来越重视,野猪作为一种适应能力较强的动物,在全国各地的农林混交区域里种群数量呈明显的增长趋势。由此导致人和野猪的矛盾明显增多。

  他表示,这次之所以将野猪从“三有”保护动物中调出,主要是为了有效控制野猪种群,采取一系列防控措施,提供更大的空间,也解决了野生动物保护措施或管理措施与法律的衔接问题。

  张明海明确表示,虽然野猪被从“三有”保护动物名录中“除名”,但绝不意味着野猪就可以被随意猎杀了,“目前来看,野猪仍然存在生态价值、科研价值,它可以通过吃草或果实,带动植物的种子传播,它在生态链条中的意义是不能被忽视的。但考虑到它给社会带来的社会价值,其评价就需要做出改变。”

  “从这个角度来说,人为介入控制野猪的种群数量是有必要的。但这种综合防治需要因地制宜,我认为每个地区应该先查清当地的野猪种群分布情况,并结合当地野猪给人类造成的危害程度,两者结合,确定具体的措施。”张明海说。

  相比猎杀,张明海表示,人类还可以采取主动预防的措施,即通过技术手段,避免野猪侵入到人类生活的区域,让人类和野猪能够更好地共存。此外,保护好野猪的栖息地,也是减少野猪入侵人类生活区域的长期手段之一。

  张明海提醒,目前除了国家对野生动物保护制定了相关法律外,很多省份也提出了全面禁止猎杀野生动物的决议,有些地区规定不能在保护区内猎杀野生动物,并设置禁猎期等相关规定。因此这次野猪虽然不再是“三有”保护动物,但无视具体规则地猎杀野猪仍可能面临法律的处罚。

  收到村民求助后才行动 狩猎队不能随意猎捕

  近年来,国内多地成立了针对野猪危害的“护农狩猎队”,江西省兴国县护农狩猎队就是其中的一支。江西省兴国县政府今年发布的《野猪危害防控告知书》提醒当地村民,如果发现野猪损毁农作物事件,应及时联系包括兴国县护农狩猎队在内的两支护农狩猎队,安排专业人员前来猎捕,切勿自行捕猎。

  安徽省金寨县也在2022年发布过类似通知,要求狩猎队员必须随身携带狩猎证、持枪证开展控制性猎捕野猪工作。狩猎期间,县林业、公安等部门将联合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开展狩猎工作督导检查,对违反猎枪、猎弹管理以及控制性猎捕野猪有关规定的人员,立即取消其狩猎资格,情节严重的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
  7月4日下午,兴国县护农狩猎队队长邓宗贤告诉北青报记者,他前一天从晚上8时左右开始带着队伍驱赶野猪,经过一夜奔波,到了第二天上午才休息,“就是这样赶,还有想去的地方没去成。”邓宗贤说,他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从小就看着农民辛苦耕种的样子长大,看到有农民因为农田来了野猪导致颗粒无收,他很心痛,因此在当地政府的指导下成立了狩猎队,他和10多名队员一起帮助当地村民驱赶、捕猎野猪,保护村民的农作物。

  安徽省金寨县一惠民狩猎队队长汪先生也向北青报记者表示,他所在的狩猎队有10多名成员,数十条猎犬。当地此前曾因野猪到农田翻地找东西吃,毁了村民一年的收成。“一般到这个季节,村民们的求助会明显增加,但是通过狩猎,今年的求助相比往年已经有了明显的下降。”

  “每年,政府会下发猎捕野猪数量,我们最终杀死的野猪不能‘超标’。”邓宗贤表示,现在正是野猪集中到农田觅食的日子,他们收到村民求助后才会出动,不能随意进行猎捕,“一般来说,只会驱离野猪,在一些特殊情况下,才会进行围猎。”(北京青年报 文/本报记者 屈畅 统筹/蒋朔)

标签: 中国 北京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