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骗术现形记”:守住老人钱袋子 刑警在博弈中“抢人”

admin 230 0

“骗术现形记”:守住老人钱袋子 刑警在博弈中“抢人”-第1张图片-亿兆体育-亿兆娱乐平台

 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在街道举办防范老年人诈骗知识讲座。受访者供图

“骗术现形记”:守住老人钱袋子 刑警在博弈中“抢人”-第2张图片-亿兆体育-亿兆娱乐平台

邢运伟向老年人讲解防诈骗常识。

  侵财案件办多了,肖仕朋常会有一种无力感。

  案子破了,团伙被起底了,嫌疑人被抓了,“但是钱呢?”这句话,当事人问得小心翼翼又难掩急迫。作为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侵财一中队副中队长,肖仕朋却不知该如何作答,尤其对方是老人时,他更不忍心把真相说出口—— “钱全拿回来的希望不大。”“赃款都被挥霍了,可能追查不回来。” 肖仕朋觉得,“这对于受骗者来说挺残忍的。”

  老年人上当受骗的情况很复杂。2022年8月,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盘点了涉养老诈骗案件的六大套路,其中提到,不法分子瞄准老年人青睐的养生、保健、收藏品等领域,采用免费旅游观光、情感陪护、虚假宣传等手段,采取免费发放礼品、商品回购、寄存代售、消费返利、会议营销、养生讲座等方式,诱骗老年人购买价格虚高的保健品、药品、收藏品或者假冒伪劣产品。

  2022年,全国公安机关启动打击整治养老诈骗专项行动,截至当年12月底共破案3.9万余起,打掉团伙4730余个,追赃挽损300余亿元。也是在那时候,肖仕朋接触到了更多老年当事人,发现他们都有相似的软肋,“想身体健康多活几年,少让儿女操心”“退休没事做,还想挣点钱”。还有的老年人,购买产品是为了帮助那些关心他们比子女都上心的年轻人“完成业绩”。

  朝阳公安分局反诈中心民警刘罡在工作中遇到不少老人,直到民警找上门才恍然大悟,为了保住老人养老钱,他只能直接戳穿骗局,老人的信心、判断力甚至几十年的社会生存经验全部被推翻,“真相对他们来说也是另一种残忍。”

  但即便这样,刘罡也要做那个“戳心窝子”的人,诈骗手段一直在更新,公安部门打击力度也在加强,双方在这场博弈里“抢人”。

  等待变现的“古玩”

  2022年夏天,一位80多岁的老人着急地报警求助,说自己被骗了。老人描述,自己跨入这场骗局已经有好几年时间,只不过最近才发觉。

  几年前,老人参加了一场保健品宣传会。会上有商家出售一种可以治疗血栓和心血管疾病的胶囊,于是他花一万多元买了一些。同时,商家还赠送了一些珠宝、字画等“古玩”。就在老人几乎快忘记这件事时,2021年7月的一天,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自称是一家拍卖公司的客服员小何,说可以帮他把手里的古玩高价卖出去。

  老人将信将疑,但小何称自己已帮很多老人成功卖出过古玩,并表示绝对不会收取费用。一个月后,老人再次接到自称小何同事小张的电话,言语中透露已经有买家愿意出500万元买下古玩。但是因交易额比较大,出于诚信方面的考虑,需要老人先买一个抵押物,价格可以按公司的会员价走,到时候只需老人办一个会员。

  听着逻辑似乎合理,老人一口答应。对方又进一步表示,公司已经为他付了1000元定金,自己只要交2980元即可办理会员,钱交完后就会把抵押物发过来,等全部交易完成后公司会将其收走。就这样,老人深陷骗子环环相扣的谎言里,会员费交完后,还有保险费、个人所得税、保证金等没完没了的费用等着他。最终,在累计支付了16万余元后,老人意识到不对劲才报了警。

  肖仕朋说,这样的套路是老年人被诈骗的一种常见形式,从一开始,老人购买的保健品就存在问题,或是价格虚高,或者干脆就是假冒伪劣产品。而老人拿到的所谓“古玩”,也只不过是便宜的工艺品。诈骗团伙送给老人工艺品一来为了诱惑他们购买保健品,二来则是为了日后对他们进行进一步的诈骗做铺垫。

  为了逃避打击,犯罪分子并不会直接与老人见面,一旦老人落入圈套打算入会,骗子会以“送会员收藏品”为名给老人寄一件赝品文物,而他们真正的目的,是让送货的快递员上门时代收老人的“会员费”。这样一来,没有见面接触,没有线上交易,骗子却从老人手中骗到了钱。

  石景山公安分局在2022年破获了一起类似案件,老人接到自称是东北地区一家人参公司的电话,要给老人免费邮寄产品试吃。此后,老人在对方游说下开始自掏腰包购买,“人参费”也是货到付款,由快递员代收。

  老人一买就是多年,后来逐渐察觉到“人参”吃着并没有宣传中的功效,这才觉得蹊跷报了警。石景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邢运伟说,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,老人已经付款了六七次,总计超过30万元。

  不知不觉上当受骗

  许多上当受骗的老人并不能在第一次被骗时就很快察觉,这也是公安机关在工作中遇到的一个常见问题。甚至不少案件中,老人直到见到警察后才知道,自己曾经接触过的某位销售员是犯罪团伙成员,或者过往中的某一次购物、打款,实际上是遭遇了诈骗。

  邢运伟和肖仕朋都遇到过同样的情况,在他们侦破案件后回访那些没有报过警但遭受了损失的老人时,不少人表示“好像觉得哪里不对,但又说不出来”。也有老人后知后觉发现了问题,但因为损失不大,也不抱能追回的希望,就当吃了个哑巴亏。在梳理前文提到的那起收藏品鉴定骗局案件时,肖仕朋就发现不少老人觉得交两三万元鉴定费或服务费合理合法,没有什么问题。

  2022年7月中旬,北京市公安局对收藏品“套路鉴”诈骗犯罪行为进行集中打击,查抄21家实施“套路鉴”诈骗犯罪的公司,依法刑事拘留涉案嫌疑人290名。

  涉案嫌疑人落网后向警方交代了实施诈骗的经过。第一步,这些公司通过互联网获取客户信息,由“业务员”拉客户,“气氛组”、假专家围着藏品大加称赞,让事主误以为坐拥百万资产。第二步,事主在与“业务员”互加微信并获得藏品图片后,“业务员”会夸大藏品价值,宣称类似藏品已拍卖至几十万乃至几百上千万元,事主仅需缴纳一定费用对藏品进行鉴定,公司就会免费帮助事主拍卖或出售藏品,若藏品鉴定价值高于5万元,鉴定费还会退还给事主,公司仅收取一些拍卖提成。

  被“高回报”迷惑的事主往往不在乎鉴定费这些“小钱”,一旦“上套”支付了鉴定费,就剩最后一步了。公司会告知事主,藏品为赝品或是仅值几百、上千元,达不到免费鉴定标准,按合同约定不退鉴定费,从而完成诈骗。

  公司对“业务员”都进行过专门的话术培训,包括要给鉴定公司营造一个规模很大、非常正规的对外形象,骗取客户信任。此外, 针对收藏品价值等专业问题,话术中也设置了详细的应答套路,甚至将藏品具体划分为陶瓷类、钱币类、青铜类、字画类、玉器类等,不管事主手中是什么类别的藏品,都有对应的话术,最终让事主误认为自己的藏品价值高昂,失去冷静理智的判断,掉进陷阱。

  手段频翻新,要和骗子“抢人”

  如今,一种诈骗手段更具体、更直接,也更针对老年人——上门推销。朝阳公安分局养老办联络员孟庆颖介绍,作案人一般以清洗抽油烟机或洗衣机为由在住宅小区“扫楼”,有的老人可能还没反应过来,作案人员就进了厨房,用清洗剂开始洗,最后再让老人购买几瓶,老人稀里糊涂就花了几千块钱。

  “一切都发生得很快。” 孟庆颖说,作案人就是让老人来不及思考,也来不及问问儿女,放下东西就让你买,而他们所说价值几千元的产品,实际上价格虚高,或者本身就是假冒伪劣商品。

  不管是线下的“推销”还是线上的“电话推广”,无一例外,这些老年人的家庭住址、电话号码甚至退休前的职业收入,都在诈骗分子的“数据库”中。在上述收藏品鉴定诈骗案中,肖仕朋从嫌疑人处了解到,这些团伙中有人专门打电话和事主聊天、谈心,以此了解被骗老人的收入情况。如果老人每月15日领退休金,他们会专门挑16日左右编造各种名义向老人要钱。

  打亲情牌也是诈骗分子的惯用伎俩。一位老人因购买保健品被骗了几万元,后来诈骗团伙被起底,肖仕朋找到老人核实情况时得知,老人早就觉察出骗局,但长期以来那名销售员一直嘘寒问暖,比不在身边的子女还要亲,就算是多了个人说说话,帮他完成下销售业绩,“这钱掏就掏了。”

 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2022年打击整治养老诈骗专项行动期间的案件梳理情况显示,销售员“嘘寒问暖”引导老人步步深陷骗局的情况并不少见。送鸡蛋、“专家”义诊、健康讲座、低价旅游等一些看上去“做公益”的行为,实际上都是在引流。

  刑侦总队民警张珑继介绍,这些讲座或者义诊刚开始打着免费的旗号,诈骗团伙借机将老年人进行层层筛选,并打上标签。“哪些人经济条件好,有投资需求,哪些人身体不好有基础疾病,哪些人子女不在身边比较好乘虚而入,哪些人学历认知层次高,他们都基本了解。”在针对老年人实施诈骗的团伙中,这些信息被频繁买卖共享,也就有了老人日后被进一步实施诈骗的可能。

  诈骗分子甚至在拉老人“入局”时就早有准备,“骗子告诉老人,你一会儿会接到96110(反诈中心)的电话,民警会说你遇到电信诈骗了,你别信。我们只是号码在国外,容易被认为是骗子,其实我们一点事儿没有。” 刘罡在劝阻一位老人时曾遇到这种情况。面对诈骗分子层出不穷的花招,民警们不断研究对策,电话劝阻、上门拦截、苦口婆心地进行反诈宣传,和骗子“抢人”。

  破案钱难追回,老人的自责与脆弱

  2022年打击整治养老诈骗专项行动期间,北京市公安机关侦破养老诈骗案件1900余起,抓获嫌疑人3400余名,打掉团伙110余个。很多时候,民警把这样的“好消息”告诉老人时,却没有看到想象中他们激动的样子。

  肖仕朋用“波澜不惊”形容这些老人,案子大多已经过去了很久,他们早就接受了自己被骗的事实,不愿再提及被骗经历。也有人很开心,但他们紧接着会问,“钱追回来了吗?”“我的钱还能挽回吗?” 肖仕朋介绍,被打掉的犯罪团伙往往是人员到案,但非法收益早已挥霍一空,能够冻结的资产十分有限。

  这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。

  刘罡曾遇到一位退休的大学教授,她给境外一个账号屡次汇款购买产品,但对方都以“关税问题”“物流原因”“货币兑换”等借口无法兑现,并让其按照指引继续投入。刘罡几次劝阻都被老人回绝,等老人醒悟时,上百万元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。“老人说对她精神打击最大的并不是自己被骗,而是面对公安机关劝阻的时候,还是选择了相信骗子,她产生一种自我否定感,觉得耻辱。”

  还有一些老人被骗后,感觉非常自责。邢运伟接到过一个电话,老人在电话里说,“警察同志您能不能别穿警服来,邻里街坊看见了我觉得丢人,我一辈子过得清清白白。”这话让邢运伟感到意外又心酸,他至今记得那天上门时的情景,70多岁的老两口住在一套小房子里,老太太不敢和别人讲自己的经历,但她拉着邢运伟说,买那些保健品,就是想让自己和老伴儿健康点,别给儿子添麻烦。

  这是老年人常见的心理状态,不少投资理财产品诈骗案往往发生在刚刚退休的老年人身上,他们有精力也有些富余钱,觉得还可以再挣钱体现自我价值。而购买保健品的老人目的则更为直接,他们想要健康,不给孩子添负担。

  “有时候真的不能怪老年人容易上当,骗子们特别擅长打感情牌、亲情牌,他们抓住老人渴求亲情陪伴的心理以及防骗意识薄弱的特性,想方设法取得老年人的信任,提供的一些承诺和需求,很容易让老人陷入骗局。”邢运伟在一些老年人上当受骗后还持续关注他们,一是为了继续提醒他们防止其他类型的诈骗,二来引导老年人保持良好的、健康的心理状态。

  守住老年人的钱袋子

  刘罡觉得,想要防止老年人被骗,最重要的是建立整个老年人群体对诈骗的认知。“做反诈工作有时候很残忍。明知道对方刚刚受完打击,遭遇了财产损失,还是要不停提及被骗的过程。虽然像是在对方的伤口上撒盐一样,但没办法,为了防止事主被骗子洗脑,只能不停地复盘案件过程,确保彻底揭开骗局真相,事主意识到了被骗不再继续转账。过程虽然残忍,但不得不做。”

  不久前刘罡遇到一位被骗的女事主,省吃俭用十几年攒下的六十多万元,不仅被骗后分文不剩,还欠下了外债。刘罡到过这位大姐的出租屋,除了一张床铺几乎别无他物,屋里小得转个身都困难。大姐还对自己没有被骗抱有一点希望,她念叨着,从未给自己买过一件像样的裙子,以后有了钱要对自己好一点。

  刘罡听着心酸,但他还是直截了当地告诉大姐:“确实是骗局”。为防止她日后再受骗,刘罡掰开揉碎地讲解了骗局。

  在肖仕朋看来,侵犯公民个人财产的案件高发,影响整个社会的信誉度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被打破,隔阂加深,社会的交流和秩序都会受到影响。因此,保住老年人的钱袋子,绝不是仅仅靠打击犯罪团伙就可以完成的任务。

  上当受骗的老年人受到家庭和社会关注较少,这是民警们发现的普遍问题。呼吁子女关爱老年人已经是老生常谈的话题,子女的缺位,更容易让骗子有空可钻。

  “社区居委会、离退休等单位,也可以更好地发挥作用,组织志愿者团队,举办线下活动的时候积极和老人们聊天,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,也可以从中发现一些端倪。老人也不是完全没有防备心,有时候你只需要点醒他一句,立马就反应过来这里面有猫腻了。”邢运伟说,现在基层派出所、银行工作人员等都有十分敏感的反诈骗意识,老人到银行汇款,工作人员发现是陌生账号,会对老人进行多番问询,发现问题及时劝阻。

  “如果大家都有这样的意识,多问一句,多操点心,或许就能帮老人守住他们的钱袋子。毕竟对于上年纪的老人来说,识别骗局的能力、敏感度确实会比年轻时候差,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。”邢运伟说。

 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实习生 牛清妍 李想

 

标签: 北京 健康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